斗柄东指天下皆春

季汉/pss/鱼进锅

不要指我啊~

啊!我死了!

(某青年被发现死于家中,尸体上有一万个透明窟窿,死状极其惨烈,根据调查,此人系自杀。)

我之前光看书完全不能想象什么叫“在隆中高卧”?

看到这个图真是让我知道了,我对风雅的想象力竟是如此匮乏!

关于情/欲

伯约:天生清心寡欲

亮子:努力清心寡欲

先主:从不清心寡欲


(虽然亮子写了什么“慕先贤,绝情欲”之类的,不过如果本来无一物,那么何处惹尘埃呢?●v●)


关于“君可自取”

这应该属于月经贴了吧,不过作为既然刚入坑的新人,似乎也应该发文表明一下立场(。ì _ í。)

(以下纯属个人臆测,不值一驳,不要杠,杠就是你对。)


这句话出自《三国志·蜀书·诸葛亮传》:

“章武三年春,先主于永安病笃,召亮于成都,属以后事,谓亮曰:‘君才十倍曹丕,必能安国,终定大事。若嗣子可辅,辅之;如其不才,君可自取。’亮涕泣曰:‘臣敢竭股肱之力,效忠贞之节,继之以死!’”

首先,这个时间点很重要,我在上一篇《关于遗书》里面说过,先主不是战败之后啪一下就死了,从亮子到永安,到先主去世,中间有大概两个月的时间供他们安排后事,而这些话能流传下来,肯定不是两个人私下里说的,既然是当着很多人的面,那么这些话就不太可能是随口一说,肯定是两个人(或者至少先主)是安排好了的。

既然是安排好了的,那就不是专门说给亮子听的,因为先主要是有什么话要专门说给亮子,肯定是两个人私下里说,我们也肯定不能知晓。

有了这个前提,让我们来看看具体内容。

首先就是“君才十倍曹丕”,单是开头这句,阴谋论就能解读出来一系列隐喻,比如“曹丕篡汉自立,为什么要拿曹丕做例子?是不是刘备觉得诸葛亮也有可能篡位?”/“曹丕是皇帝,诸葛亮是臣子,曹丕和诸葛亮怎么能相提并论呢?”等等等等……

其实对于先主来说,曹丕的身份只有一个,那就是敌人,说“君才十倍曹丕”的意思就是亮子你比敌人强得多,肯定能战胜他!

果然,后面就是“必能安国,终定大事”。

什么是“大事”?很多人觉得这没必要说,还能有什么大事,不就是兴复汉室,还于旧都吗?

对呀!破除阴谋论关键就在这里!

因为这个词关系到最后最具争议的那句:“若嗣子可辅,辅之;如其不才,君可自取。”

当时季汉新败,外有孙刘联盟解体,曹魏虎视眈眈,内有黄元作乱,人心思变,国家岌岌可危。咱们以前总觉得丞相辅佐君主就是治理国家,但是那是海清河晏的太平盛世!乱世之中,先主让亮子辅佐后主,肯定不是治理百姓那么简单,而是要让亮子安定时局,继而完成他未竟的心愿——“兴复汉室,还于旧都”!

既然如此,这句话就不应该解读为“可自立为成都之主”,因为国家动荡,如果成都尚且不能保全,那何谈什么“成都之主”呢?

这就好比49年投国军,打算搞政治斗争,把蒋校长拉下去,自己当民国大总统一样可笑(*´◐∀◐`*)

另外,关于“君可自取”里这个“取”字的争议就太多了,有些人认为是“取代”,有些人认为是“选取”……我觉得都不是,因为这些都是建立在“取”字后面的宾语是“成都之主”上。

如果“取”的宾语不是这个呢?

很多人的思维都被罗贯中给圈定住了,觉得无论怎么说,“君可自取”肯定是有关政治权力的更迭,但是历史上这句话就是省略了宾语的,先主没有说“君可自取”是取什么……

如果我们换一个思路呢?

甲骨文的“取”字,就是一个耳朵一只手,熟悉古代军事的朋友一下子就明白了,“取”的本义,就是在战场上割掉敌人的耳朵来换取军功,后面也引申为攻城略地,取得城池。

先主做皇帝就三年时间,而且刚登基不久就出征了,然后就去世了。可是他当“老革”的时间有多少呢?

四十年。

你觉得对于一个一辈子都在马上,南征北战,略歇一歇就要痛哭自己“髀肉复生”的老兵来说,“取”是什么意思?

我觉得,“君可自取”这句话里没有什么政治阴谋,帝王手腕,既不是“可自立为成都之主”,也不是“可以从我剩下的孩子中再选一个”。这么想的人,心胸狭窄不说,目光也太短浅了……刘备难道在你们心里就是一个只知道偏安一隅,保住自己治下的一亩三分地,保住自己那点可怜的所谓的皇权的人吗?

君不见“折而不挠,终不为下”?!

君不见“求田问舍,怕应羞见,刘郎才气”?!

如果先主就这么点出息,何不在曹老板麾下,好好当他的左将军、豫州牧?何必飘零转徙,数次投靠他人,数次仅以身免,被人嘲笑“惶惶如丧家之犬”呢?

因此,我认为“君才十倍曹丕,必能安国,终定大事。若嗣子可辅,辅之;如其不才,君可自取。”这句话只能理解为:

“我认为您的才能远超曹丕,一定能够安邦定国,完成我们兴复汉室的愿望。如果公嗣值得被辅佐,那您就辅佐他(兴复汉室),如果他的才能不够,那就请您自行统帅军队,北上伐魏,兴复汉室,还于旧都。”

(我觉得这个时候先主对后主还有一丝希望,觉得:我小的时候也不怎么爱读书,天天招猫逗狗,听流行歌,看时尚杂志,后来我也没长歪呀?斗子毕竟还小,而且又有亮子这么好的老师,也许长大了之后也像我这么靠谱也说不定啊?没准斗子长大以后也会成为一个可以依靠,值得信赖的好主公呢?这样的话,亮子辅佐斗子,兴复汉室,不又是一段佳话吗?)

最后,亮子的回答也印证了我的猜想。

他说:“臣敢竭股肱之力,效忠贞之节,继之以死!”

看到了吗?他的回答是:“我一定尽力!”

如果“君可自取”有政权更迭的意味在里面,亮子就算是再胆大包天,也不可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我一定尽力!”人家刚说要把皇位让给你,你说我一定尽力是什么意思?尽力篡位当皇帝吗?这简直比司马昭还嚣张啊!

说白了,我们后人对先主的想法猜来猜去,难道还能比和先主相识相知二十年,食则同桌,寝则同榻,而且当时就在跟前的亮子更懂先主?

所谓君臣鱼水,最懂鱼的,只会是水,其中冷暖,不足为外人道也。

先主去世后的七年时间里,亮子五次北伐,鞠躬尽瘁,直到他生命的最后一刻。

他说:“臣敢竭股肱之力,效忠贞之节,继之以死!”

他没有违背他的誓言。

关于遗书

最近看了两本有关死亡的书,一本是《遗言图书馆》,一本是《墓志铭图书馆》,感慨颇多,人生在世,唯有死亡,是最大的公平,一切在死亡面前,都显得那么微不足道。

于是又把曹老板和先主的遗书拿出来看了看。

曹老板的遗书分为两份,一份是写在《三国志》里的,很短,也很正经,没意思,我就不贴了。

还有一份比较长,也更真情实感,是陆机从皇家档案馆里翻出来的:

“吾夜半觉,小不佳,至明日,饮粥汗出,服当归汤。吾在军中,持法是也。至于小忿怒,大过失,不当效也。天下尚未安定,未得遵古也。吾有头病,自先著帻。吾死之后,持大服如存时,勿遗。百官当临殿中者,十五举音,葬毕,便除服,其将兵屯戍者,皆不得离屯部,有司各率乃职。敛以时服,葬于邺之西冈上,与西门豹祠相近,无藏金玉珠宝。吾婢妾与伎人皆勤苦,使著铜雀台,善待之。于台堂上,安六尺床,下施繐帐,朝脯设脯糒之属。月旦、十五日,自朝至午,辄向帐中作伎乐。汝等时时登铜雀台,望吾西陵墓田。馀香可分与诸夫人,不命祭。诸舍中无所为,可学作履组卖也。吾历官所得绶,皆著藏中。吾馀衣裘,可别为一藏。不能者,兄弟可共分之。”

苏轼在《孔北海赞序》里说:“世之称人豪者,才气各有高庳,然皆以临难不惧,谈笑就死为雄。操以病亡,子孙满前而咿嘤涕泣,留连妾妇,分香卖履,区处衣物,平生奸伪,死见真性。”

不过我倒不这么觉得。

“劳劳车马未离鞍,临事方知一死难。”子瞻此时尚未临死,怎么知道死亡的可怕?纯属站着说话不腰疼了属于是……多少英雄豪杰,不管平日里何等胆略过人,不可一世,然而临死前所说的遗言,才是最能体现他们的真实想法的。

我倒是觉得曹老板的遗书挺有人情味,挺有意思,特别是让自己的妻妾去学习做鞋卖。(曹刘cp实锤了

感谢陆机先生,让我等有幸一窥这位“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的精神世界。也是陆机先生翻出来这封遗书,让我相信,曹老板早年应该真的就想要一个“故征西大将军曹侯墓”的。

不过世殊时异,说这些也没用了……

那么我们还是来看看先主的遗书吧。

先主的遗书也没有记载在《三国志》的正文里,而是见于裴松之的注,而且是引自《诸葛亮集》。(你俩要不要这么黏糊?)

“朕初疾但下痢耳,后转杂他病,殆不自济。人五十不称夭,年已六十有余,何所复恨,不复自伤,但以卿兄弟为念。射君到,说丞相叹卿智量,甚大增修,过于所望,审能如此,吾复何忧!勉之,勉之!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惟贤惟德,能服於人。汝父德薄,勿效之。可读汉书、礼记,间暇历观诸子及六韬、商君书,益人意智。闻丞相为写申、韩、管子、六韬一通已毕,未送,道亡,可自更求闻达。”

和曹老板的遗书不同,先主的遗书一看就是留给公嗣的,因为当时后主不能随便离开国家中枢,没法见面,所以只能写信给公嗣,算是家信,所以没写什么国家大事,只是一个老父亲对自己尚未成年的儿子的嘱咐。

开篇先说自己的病情,然后安慰公嗣说自己没什么遗憾的,就是放心不下你。话风一转,听说亮子说你挺不错的,加油吧儿子!好好做人!好好读书!

其实主要内容就以上这些,至于该怎么管理国家大事,平衡各派关系,应对内外矛盾,处理自己的身后事……啥都没说!完全不像曹老板,连自己的衣服和香料怎么处理都交代得一清二楚(和先主一对比,曹老板可真是个日子人…┐(´-`)┌)

为什么呢?

我觉得,首先,看一个人的遗言,最能看清楚对这个人来说,到底什么是最重要的,因为所剩的时间不多了,人们不再有空闲在虚伪的掩饰上花更多的功夫,很多话,再不说,就再也没有机会说了……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先主最后的希望,是希望自己的孩子,好好学习,成为一个好人。

其次,我觉得是没必要。所谓“知其不可为而为之”,不就是说先主其实是知道自己很有可能是无法最终取得成功的吗?有这样的智慧的一个人,难道看不出来自己儿子是什么资质?很多事情,没说,就是没必要说。

与其教公嗣那些他处理不来的事情,不如好好安慰他,告诉他,你能做一个普通的好人就已经很好了,别有太大压力,好好念书,别的事情也不需要你操心。

总的来说,先主的遗言很符合他的人设,一句“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大道至简,流传千年。很多人说他是伪装了一辈子的伪君子,然而他的遗言证明了他的善良不是伪装,他用他的一生证明了“惟贤惟德,能服于人”不是一句空话。

其实按理来说说到这就该完了,但是既然tage里有玄亮,那我们亮子在哪里呢?

当然是在先主跟前啊!

先主是病死的,不是战死的!也不是电视剧里演的那样说完遗言啪一下就死了!

《三国志》记载:“三年春二月,丞相亮自成都到永安……夏四月癸巳,先主殂于永安宫,时年六十三。”

也就是说,从亮子到永安,到先主去世,他们有大概两个月左右的时间应该是朝夕相处的。

所以,他们有充足的时间准备,准备面对分别的时刻,他们应该安排好了所有该做的事,说完了所有该说的话,在这期间,先主还听说了书丢了的事情,并给公嗣写下了这封家信。

我是一个自私的人,因为我不愿意死在我爱人的后面,独自面对痛苦,我一直认为能够死在爱人的怀里,特别幸福……

不知道先主死的时候,是遗憾不舍,还是轻松释然呢?

章武三年水失鱼。

关于“甘与同败”


我以前一直觉得先主身上有一种特别的与生俱来的魅力(也许是老刘家的传统…),但是我一直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陈寿说他“知人待士,盖有高祖之风”,但是我觉得这个太抽象了,没有那种让人拨云见日茅塞顿开的感觉(明明这两个词儿挺正常的……)

后来我看到习凿齿在《汉晋春秋》里的评价他:“追景升之顾,则情感三军;恋赴义之士,则甘与同败。观其所以结物情者,岂徒投醪抚寒,含蓼问疾而已哉? ”

我当时就一拍大腿:“说的太好了!这个人怎么总结的这么精妙!一下子就抓到点子上了!不愧是我季汉人!”(p(≧□≦)q)

很多电影电视剧想要表现上位者对下位者的关怀的时候,都会显得特别虚伪,感觉就是在明晃晃的邀买人心,特别是曹老板这种人,无论他对你怎么好,你都会不由自主地想很多。为什么?因为他们用的就是“投醪抚寒,含蓼问疾”这种方法。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好像在说:“我这么用心地敷衍你,你还不感激涕零,赶紧为我披肝沥胆赴汤蹈火?”这也就能感动到傻子,稍有智商的正常人都不会被感动……

而先主这个人,就属于很特别的那种。他不会让你感到他高高在上,但是他又有一种天生的领导气质,这种气质不会让你觉得高不可攀,但是又让你不由自主地想要听他的话,帮助他完成他的梦想。如果看到他失望,不用他说,你自己就会特别愧疚,觉得对不起他。(有这种不怒自威的人格魅力的人我在现实生活中就遇到过一个,真的是天生的气质,无法学习也无法模仿。)

但是,我觉得其中最绝的就是“甘与同败”这四个字。这四个字真是体现了我们汉语的博大精深,短小精悍,又让人回味无穷。

你就想想到底什么样的人格魅力能让人“甘与同败”啊?!你在现实生活中基本遇不到这种人,这种人只能从古人里找,还不好找。

虽然有个词叫“同甘共苦”,但是“同甘共苦”的前提是能看到希望,是有成功的希望。试问,如果你已经知道结局注定是失败,你还愿意和他“同甘共苦”吗?

《三国演义》里有一种特别强烈的宿命感,比如“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比如“孔明虽得其主,不得其时。”

我觉得这不是凭空臆造的。三国是一个英雄的时代,那个时代最不缺的就是会审时度势的聪明人。任何一个聪明人都不会觉得跟着一个年近半百还身无立锥之地的刘备比跟着既占据大义(天子)又占据当时大部分人口和土地的曹操更有前途。

那为什么先主还能一次次被打得狼狈不堪,甚至仅以身免,却又一次次地聚起人才和军队,东山再起呢?

这大概就是“甘与同败”吧

——“我知道跟着你大概率面临的就是失败,甚至死亡,但是即使是这样,我还是不愿意离开你,不愿意去选择更容易的道路,我宁愿和你一起,倒在泥里,倒在血里,至少我们和你在一起……”

这他妈还不够牛逼吗?这他妈简直是违反人性!

如果觉得以上是我的粉丝滤镜,是我脑补过度,请你想一想,先主身边的这些人:二爷刚而自矜,三爷暴而无恩,士元直言犯上,孝直睚眦必报,宪和不拘礼法,孟起是舍得全家的狠人,文长就更不用说了,这孩子主意太正了,亮子一死谁都管不了了……

这些人可以说是都有这样那样的性格缺陷,如果是你,你能把他们团结到一起给你办事吗?他们要是不服先主,完全可以走,没必要留在先主身边,甚至如果投奔其它阵营,升官发财的机会更多,也绝不会有那么多的危险,但是他们都没走。

他们留下来的原因可能不是100%都是因为先主的个人魅力,但你要说这其中没有这方面的因素,那肯定是没人相信的。

当然,这都是我没事瞎琢磨的,不值一驳。ヘ(_ _ヘ)


另外,这里面其实是有一点点暗戳戳的玄亮,不知道有没有人能够磕到……



关于先主对亮子的影响

以下纯属个人臆测,不值一驳。


虽然我一直觉得先主和亮子差了20岁不算啥,他们在心智上应该没有特别大的差距,甚至亮子的智商可能会更高一点。(先主:“说我智商不行也没必要这么委婉……”)

但是我总觉得亮子的情商(或许不应该用这个词,但是我真的词穷了…)在刚出山的时候是不如先主的。这种情商不是体现在待人接物上,亮子刚出山不久就出使东吴,联吴抗曹搞的相当成功,但是他的心还不够宽容,还不够坚韧,还不像先主那么懂得爱与被爱。

之后的日子里,我觉得亮子一直有向先主靠拢的趋势,和先主在一起的日子里,他应该更平和,更悲悯,更有勇气,更懂得怎样爱与被爱。

是什么让我感受到亮子性格的成长呢?

我觉得是先主东征,史书上只记载“群臣劝,皆不听。”我个人认为如果亮子有特别劝过,史书上应该会特别记载,如果没有,我认为就是没有像子龙那样强劝过。

那为什么没有呢?是亮子的智商还比不上群臣吗?

我觉得不是。

我今天看了一个用《牵丝戏》剪的玄亮的视频,里面有一句“:你错我不敢对,你懵懂我蒙昧。”

这两句,虽不中,亦不远矣。

不管其他人从什么角度来看这个事件,在我看来,就是亮子明白了:智慧并不是永远都有用的,有些时候人就是会做出一些不理性的事情,但也正因为如此,人性才显得更加可贵。

直到先主离世,亮子不再是独自活在这个世界上,他变得像先主一样“弘毅宽厚”,伯约虽然没有见过先帝,但他一定会在丞相身上看到先帝的影子……

亮子变得更美好了,更丰富了,也更强大了,但是他的责任也更重了……

曾经的我不止一次想过,如果没有亮子,先主一生也许都无一处立锥之地,既然亮子这么强,何必依附于他人?估计不少人也曾经想过这个问题吧……

但是看到先主离世后的亮子,我有点明白了,有些人天生就是做主公的料,他们能给予别人无穷无尽的爱,让人感到安全又温暖,身后有这样一个人,任谁都会感到幸运。

我一直很羡慕内心强大的人,他们也许并不是最聪明的,但是他们更有力量。


这年头广告都这么有文化╮( ̄▽ ̄)╭ 


曹:我坐拥北方,地大物博,东据青徐,西凉通京洛,并刀胡马,幽燕剑客,各地特产,得装三五车。

亮:这千里益州,天府之国,蜀锦一匹,足以换你多少兵戈?

《况又有我即特产,特产即是我》

(这特产能给我来两车先尝尝咸淡吗?😍)

看斜阳下,木牛流马越山阿,连弩射海,平浪逐波,孔明灯包子,哪一个不姓诸葛?其杂不舍细,精而又多。你虽身处中原,又能如何?

曹:这些许小物,何须多说?汉宫故事,齐赵风流犹未埋没。且看我春歌丛台,武灵旧痕卧。还为壮士沽酒,慷慨奏燕歌。打马行蒿里,看尽萧瑟,东去沧海,欲浮天槎寻仙娥。我大哉北地,广哉山河,可比得蜀中的无月同酌?

亮:文君卖酒,子云投阁,前人遗迹,我何其多?困死英雄,蜀道剑阁,欲渡三峡,猿鸟色恶。蜀水浩荡荡,波澜壮阔,蜀山奇峻,险怪巍峨,歌矣咏矣,山川秀色,

《其在天地,非在雕琢》。


附上链接:

【【曹操&诸葛亮】说书人-哔哩哔哩】https://b23.tv/2lR4aQ

分享一个不火的丞相鬼畜,这两段实在是太精彩了!


【一】

曹:想必其中没有孤之拙作三曹诗赋,

        后世千百年几人知建安风骨?

亮:恰有煮豆燃萁,子建雄才诗成七步;

       谁不神往铜雀台美色尽睹?

曹:嘿?你尽挑我短处来读?

亮:书页恰翻到此处。

(你亮太损了😏)


【二】

曹:如何在演义里诸葛孔明像会妖术?

        可怜周郎的赤壁功被你截胡!

亮:非也。赤壁加戏全赖作者爱我入骨,

       季汉人就是这样魅力天妒!

(季汉人叉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附上链接:

【曹操&诸葛】互掐的Disco-哔哩哔哩】https://b23.tv/fCVLIO